萬書閣小說網 > 明朝敗家子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:平步青云

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:平步青云(第1/2頁)

弘治皇帝皺眉起來。

“宮禁之中毆斗,還有王法嗎?此事定要追究到底,廠衛不可等閑視之。”

蕭敬聽罷,唯唯諾諾的道:“是,是,奴婢遵旨。”

張皇后在一旁亦是微微皺著眉頭道:“是呢,毆斗倒也罷了,竟還痛毆駙馬都尉,這放在哪一朝哪一代,都是沒有先例的。”

弘治皇帝臉抽了抽,他想解釋一下,此事依著他的了解,可能被毆的是江彬,可想了想,卻又沉默了,只是道:“加緊著去徹查。”

蕭敬點頭,正待要走,突然,蕭敬道:“陛下……兵部那里遞了條子,說是蔚州衛遠來,將士們聽聞陛下召入京師,個個這摩拳擦掌,只盼能在陛下面前顯露身手,陛下……兵部的意思,為了提振士氣,不妨……進行校閱蔚州衛。”

弘治皇帝聽罷,頷首點頭:“朕也想見識見識傳聞中的蔚州衛,既如此,命兵部安排去吧。”

…………

方繼藩出了宮,回了西山,便召了蘇月來。

方才打的大汗淋漓,手脖子有些腫痛,讓蘇月來看看。

蘇月小心翼翼的給師公上了藥,包扎。

方繼藩便道:“你們西山醫學院,有個叫劉艾的?”

劉艾……

蘇月愣了老半天,終于道:“師公,倒是有個叫王艾的。”

方繼藩便道:“我說的便是他,此人如何?”

“這個人……”蘇月皺眉:“脾氣有些怪,他一直堅持說,膳食才是最好的藥,和我們西山醫學院的理念背道而馳。許多人不愿搭理他,說他這是妖言惑眾,他便逢人說,知道養豬嗎?近來養豬最是熱門,那什么什么官也不做,去養豬了。養豬之道,最緊要的就是讓豬吃飽喝足,這人也一樣,了解膳食,便能知道人所需的營養從何而來,養豬的道理,大家都能接受,何以這養人的道理,大家反而不能接受呢,他處處說這也是醫學……”

方繼藩不禁笑道:“此人真是個人才啊。”

蘇月聽著有些納悶,倒不好多問師公。

正說著,那王金元卻是心急火燎的趕了來。

“少爺,查到了。”

方繼藩打起精神:“查到了什么?”

王金元就道:“一月之前,兵部提及蔚州衛的時候,小人便奉少爺之命,細查蔚州衛的情況,現在……終于有了眉目。”

一旁的蘇月卻是識趣,怕自己在這聽著不適合,就立即起身:“師公,學生告辭。”

方繼藩壓壓手:“你來聽一聽也不錯,反正你每日在這醫學院里,待久了,難免孤陋寡聞。”

蘇月不禁感激涕零。

師公對自己,真是絕對的信任啊。

王金元道:“都說這蔚州衛,只靠著一些田,便能養活自己,誠如少爺所說的那樣,馬無夜草不肥,這蔚州衛軍紀渙散,可不少的武官,家中的財富卻是不少,尤其是那江彬,他的兄弟,居然還在京里買了幾處宅邸,而且竟都是一次性付清,沒有向錢莊借貸,錢莊查明了他們的賬目之后,更覺得蹊蹺,于是……便派出大量的人手,在蔚州附近明察暗訪,統計司這兒,也抽調了人手協助……這才發現,他們在蔚州衛,居然假扮馬賊,劫掠商賈,就在三月之前,有一個商賈帶著貨物,無故在蔚州失蹤,官府曾查過,最后卻是不了了之。此后,那商賈的貨物,出現在市面上,這事……和蔚州衛有關。”

“不只如此,這蔚州衛還牽涉到了許多事,譬如勒索商戶,殺人越貨,還有……勾結私鹽販子……”

方繼藩越聽越臉色認真起來。

其實大明到了現在,軍戶是個老大難的問題,朝廷不發餉,大家日子過不下去,軍紀敗壞,販賣私鹽,殺人越貨,許多都和官軍是有關聯的,這也是為何,民間會有匪過如梳,兵過如篦之類的話,也就是說,土匪過來掠奪,就像梳子一樣梳理了一遍把家里財物都掠走,但是梳子齒與齒之間間隔大,仍有漏過的;篦子齒很細,形容兵丁過來掠奪,是明打明地,時間充裕,細細地搜刮,掠奪得比匪還要恨,不像匪至少還怕官府過來只好匆忙地掠過就走。

這時代的兵丁,和后世的子弟兵是兩個概念。

其實,方繼藩甚至沒有查蔚州衛之前,就知道這蔚州衛定有問題,可……沒想到能這么的糟呀!

能讓這種狗東西繼續過好日子?

方繼藩便肅然道:“所有的證據,都尋到了嗎?”

“正在搜羅,請少爺放心,多-->>(第1/2頁)(本章節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)
pk10八码滚雪球计划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