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書閣小說網 > 我是半妖 > 第七百七十九章:父與子

第七百七十九章:父與子(第1/2頁)

他也無法保證帶他入京是否會引來什么麻煩。

再者說,陰剎皇朝這個身份本就十分敏感麻煩。

不過轉念一想,這家伙十分信守承諾,在沙海大戰時期,他說不插手,即便是即墨蘭澤瘋狂給他傳音,也不見他出面半分。

既然如此,陵天蘇倒也不介意為他解除詛咒,也就同意了他的同行歸京之旅。

好在即墨蛛陰是個陰沉不喜見人的性子,說是同行,身形飄忽一閃后,便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可當你叫他名字的時候,他的聲音又像鬼一樣清晰的回蕩在你的耳邊。

至于那位七皇女殿下,她亦是提出要一同歸京的要求,卻被陵天蘇毅然決然的果斷拒絕。

開玩笑,他可沒忘前不久自己的終身幸福就差點毀在這女人的刀下。

她修為高深又那么恨他,誰知道會不會在他松懈防備的時候突然來上一刀。

到那時候他找誰哭去。

四人行,在沙漠中向南前行了整整一炷香的功夫。

他們的腳程都很快,眼見著就快要走出沙漠的時候,陵天蘇看見了那吳嬰買的那兩匹大白馬。

那兩匹夫妻馬也不知為何在沙漠之中徘徊沒有離去,其中一只健壯的馬軀之上寒殘留有明顯的血跡。

沙漠之中綠植稀少,更無草料飼養,陵天蘇見它們餓得厲害,喂了幾顆鈴鐺里養著的桃子。

兩匹馬兒皆親昵的拱了拱他的肩膀。

“奇怪,那名少年哪去了?”

他記得他將這兩匹馬交托給了客棧里那名死里逃生的少年。

即墨蛛陰陰惻惻的聲音不知從哪里飄蕩而來:“那少年被我給殺了……”

陵天蘇:“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晚分時期,寂靜而森嚴的葉王府內,葉公桌案之上多了一份影侍急傳的密信。

密信早已被查封,葉公卻是不在房中,而興高采烈的拉著統領葉風破格出門找酒喝了。

可憐的葉風哪里見過如此反常的葉老王爺,驚心膽顫之下再三確認他并非試探,而是真心要出門喝酒,他才似惶似恐的跟了出去。

在喝得迷迷醉醉的時候,他隱隱約約的聽見老人欣慰的聲音在耳邊回蕩:“吾孫要回來嘍……孫子將孫女平安帶回來嘍……一家團圓該抱曾孫子嘍。”

老人的聲音從平穩述說到愉快哼唱。

葉風迷迷糊糊的想著:曾孫子?您老人家也想得太遠了些吧?您那孫子今年滿打滿算也才十六吧,這就想要孩子了?

不過細細一想,心中又不禁覺得有些悲涼凄慘。

想堂堂葉氏家族,家大業大,有著撐起一國之勢力。

卻耐不過香火凋零,如今僅剩一位獨孫還被四周暗處里的那群餓狼死死盯著,稍有不慎便會落入致命殺網之中。

喝得渾渾噩噩之下,葉風漲紅著臉頰,粗紅著脖子“咚!”的一聲將手中酒瓶子砸在桌子上。

一時間竟也馬虎大意忘記了身前老者的尊貴身份,一手拍著葉沉浮的肩膀,一手拍著自己厚實的胸膛。

誠然一副老大哥的模樣說道:“您且放寬心,世子那小模樣長得最是招小姑娘的喜歡,這不前幾日我哥哥家中那位年方二八的小侄女,也從鄉下來探親了,一副十分好生養的模樣,若是世子爺看得上,收入房中,定能三年抱兩兒胖大娃子。”

葉沉浮聽得是心情澎湃,搓著一雙老樹枯皮般的手掌,一張老臉在酒意的熏陶之下也是通紅一片。

“看來老夫得好好安排安排一番了,嘿嘿嘿。”

葉風也是:“嘿嘿嘿……”

相較于葉王府的這位老人,赫連將軍府內收到赫連回歸的消息場面就不是那么愉快了。

灰暗燈火之下,慧三娘并未讓侍女燃亮燈火,而是目光呆滯之中帶著一絲惶恐的抱著自己的兒子小俊。

她這一生,其實有兩個兒子,只是大的那個,是她在最卑賤的時候偷偷從馬房中生下來的。
<-->>(第1/2頁)(本章節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)
pk10八码滚雪球计划图